翻页 ? 夜间
笔趣阁 > 快穿女配开挂中 > 069 民国万象(18)

????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笔趣阁] https://www.5atxt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????一个国家的崛起,男人和女人都有责任。

????安闲将管欢和桃子带回去后,就和她们谈过。

????管欢接受过英吉利的教育,明白并且认同女子不低于男子。

????而桃子则是自我觉醒了女子自强的人。

????她们两个人联合在一起,一定能给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……尤其是女人一个惊喜。

????“我当然不会让她出去,并且已经让人保护好她。”

????“危儿而做事我放心。”

????沈危表情龟裂:“危……危儿???”

????安闲眨眼:“礼尚往来嘛!”

????沈危:“……”

????他额头青筋浮动,语气艰难道,“要不……叫我危哥哥?”

????安闲:“想得美,危儿,少做点儿梦,咱们脚踏实地哈!”

????沈危顿时耍起无赖,拽住安闲的手臂不放,“叫一声,就一声,我现在给你当牛做马的,就叫我一声哥哥嘛!”

????“不叫你就不给我做事了?”

????沈危眼皮一搭,怪可怜的,“你不就仗着我宠你嘛!”

????安闲翻了个白眼,“记得将我写的那些计划慢慢施行,至少在未来几年,那里都会是净土。虽然那些策略已经思想不能够让我们的人到处演讲,但是可以登报。”

????“你这是想要以毒攻毒呀。”

????人民思想早已从晚清就被荼毒,比如那时候太后皇帝都抽大烟。

????如同蒋?所说,不管承认不承认,比起肉体,精神层次的解放才是真正的解放。

????“我这可不是毒,这是新思想,相信我,说不定未来的人会觉得我有先见之明。”

????“你还想因为这个名留史册呀?”

????“那是,再说到时候提起我,肯定也会有你,我们一起名留史册。”

????“哈哈哈,到时候我就看看,到底能不能名留史册。”

????安闲:“……”

????总觉得今天沈危不放弃的各种未来,如果安闲有记忆,肯定就会知道沈危这是提前立flag。

????她结束对话,站起身:“该走了,在待下去,元丰就会觉得奇怪了。”

????“这也太快了吧。”沈危皱眉,一双黑如点星的眸子看着安闲,双手拽住安闲的旗袍下摆,不让走。

????安闲已经接受面前这人的性格转变,所以此时还蛮淡定。

????“接下来肯定是聚少离多的,习惯就好。你以后别轻易离开四城地界,那一片都是我们的人,还有共军守着,申校长是聪明人,一定会将武器制造之地,放在那里,所以那里对你来说,是最安全的。”

????安闲眼神柔和的看着沈*背锅*危,毕竟这锅是替她背的,他可不能出事。

????沈危抿唇,表示不开心,手还拽这裙摆,就是不放。

????安闲无奈叹气,道:“你得活着,否则等不到战争结束可怎么办?”

????沈危眼睛猛地亮了,呼吸都控制不住,“你的意思是答应了?”

????安闲挑眉,不置可否。

????她刚刚那话,可没有说答应。

????“我不管,你答应了!战争结束咱们就搭伙过一辈子!”

????这一回,沈危走的干脆,好似不愿意听到安闲的拒绝一般。

????安闲坐下,又喝了两杯水,这才离开。

????谁知道刚出门,一转眼就撞上从旁边房间突然走出一穿灰色中山装的高大男子。

????“抱歉……”安闲的话戛然而止,还没有开口,对方就叫破她的名字,“安小姐!”

????安闲特么面色一变,她居然在这里遇到了蒋?,谁能告诉她北城为什么这么小?

????推着蒋?进了他走出的房间,赶紧关上门:“蒋医生,叫我甘小姐或者十三姨太!”

????“啊?”

????安闲刚想解释,就发现房间里除了蒋?,还有三个人。

????三个人她都不认识,但是看气质,应该都是搞文学的。

????蒋?看她表情,赶紧解释:“安……这位是我的老师章光之教授,这位是师兄丰泠,这位是师姐胡师蓝。”

????章光之是个穿着中山装的老者,面相有些凶,此时看着安闲皱眉,安闲想,这人多半把她当成什么不好的女人了。

????丰泠此人,擅长诗歌,长得也是文静款,此时见她看过去,还红了脸。

????剩下一个胡师蓝,利落的短发,上身蓝衣,下面黑裤,十分朴素,长相很是婉约,偏偏眸光犀利,看得出来不同于普通女子。

????见蒋?似乎还在纠结怎么像这些人介绍自己,她就笑了:“我是棠城安闲。”

????一句话出,最先变脸的是胡师蓝!

????她站起身,眸光亮晶晶的看着安闲:“你就是安闲安小姐!”

????安闲微笑,走过去朝她伸出手:“胡作家,神交已久。”

????“我亦是!”胡师蓝握住她的手,四目相对时,那些不熟悉都湮灭了。

????之前两人就曾经写信交流过,只是是由蒋?做的中间人。

????胡师蓝的照片安闲在报纸上见过,只是这个时候的照片并不清晰,比起照片,真正的胡师蓝更有一股飒爽之姿。

????于是,接下来五人就聊了起来。

????从四人的话语之中,安闲得知他们今日见面,是准备带着学生游行去。

????“税务太高,还有一些蛀虫居然在喝醉酒之后,跑到女校来发疯!”胡师蓝满脸憎恶。

????“伪政的人不管事没事儿,那些被人民养着的警察也不管事!还将好几个申讨正义的学生给关进去了!”

????安闲:“诸位是有什么好办法吗?”

????“能有什么好办法?”蒋?走过来——他刚刚就是准备出门上厕所的,如今上厕所回来,还把自己招聘的一个短工拉到门口守着。

????在场之人不是笨蛋,安闲换了个身份,出现在北城不可能只是随便玩玩。

????更别说如今棠城那一块,已经出了名。

????那里的各种策略,让一些人感觉到了威胁。

????从那里流出的报纸,都不准在外面流通。

????可是,那些人没料到,人都是有逆反心理的,越是不让干什么,他们就越要干什么。

????至少这屋子里除了安闲的四个读书人,人手一套棠城的报纸。

????安闲也是知道这事的,甚至还专门倒贴钱,将那些报纸送到全国各地想要看的人手中。

????或许这些人只是蒋?这种文弱书生,但是在关键时刻,他们笔杆子一动,能够动摇的就是千千万万的国民。

????安闲对于这次游行,并没有多大的记忆。

????毕竟在原主出国期间,国内的大小事情太多了,她不可能每一件都记得。

????那个时候她沉迷木仓械制造,若非心系国家,如今她甚至都不知道能做些什么。

????蒋?十分愤怒:“那些人恨不得一刻都不停下来压榨百姓,好让自己过上好日子!”

????安闲道:“我现在是元丰的十三姨太,这件事情你们别忙着做。孩子们的安全最重要,我想办法让元丰将他们救出来。”

????胡师蓝几人皱眉,最后还是和她相熟的蒋?开口:“安小姐,你应该知道。这并不是几个学生的事情,而是那些尸位素裹的人对读书人的不尊重。”

????安闲自然知道,但是她扫过在坐的几人,语气平淡又残忍:“可是你们也知道,这不是你们游行一次就能解决的。归根究底,是国家太乱,是国家太弱。”

????“你们前半生识文断字,后半生应该做的就是教书育人,培养出更有文化涵养的下一代,而不是将自己置身于危难之中!”

????“死有轻如鸿毛,重如泰山之分,活着又未尝不是如此。所以,请你们要更加在乎自己的生命,因为国家需要你们!”

????一番话,让场中人都沉默了,一向情感丰富的丰泠眼中都有泪光浮动。

????章光之抬了抬眼镜,站起身,语气真切:“多谢安小姐,听君一番话,胜读十年书。”

????安闲:“章教授,你客气了!”

????章光之:“并没有客气,从前我想着,誓做先烈,不在乎自己这条命。惭愧惭愧!”

????安闲当然知道,并不是自己一番话让这几人如此。

????他们都是当代文豪,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她刚才那番话的道理。

????他们只是很高兴,有一个人非他们团体的人能够懂得他们。

????孩子们的青春热血,他们也有。

????可是他们比孩子更加成熟,所以更明白,比起死亡,活着的人能做的更多,面临的也更多。

????安闲又和他们坐了一会儿,才离开。

????丰泠走到窗边,痴痴的看着安闲上了一辆车,直至再也看不见。

????蒋?走过来:“怎么了?还没和安小姐说够?”

????丰泠转头拉住蒋?的手,双眼无比的亮,都说少年人容易热血沸腾,却不知青年人皮囊之下的热血,不比少年人羸弱。

????他道:“我找到我的缪斯了!我要为她写诗,歌颂她,赞美她,追随她!”

????蒋?:“……”所以,你能不能不要拉着我说这么容易令人误会的话!

????蒋?不动声色的抽回手,“她想做的,我们可能都帮不到。”

????“不,我能!”丰泠神色间,有一种温润的癫狂,他继续道,“我要记录她的一生,让后世之人知道她所做的一切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????蒋?点头,郑重道:“她值得。”

????若是旁人,他绝对会阻止这个被称为“光之子”的诗人,用他那比太阳更炙热的文字去歌颂一个女人。

????蒋?是读书人,却也有着男人的劣根性。

????在遇到安闲之前,他也不曾佩服过一个女人。

????他觉得,女人或许就如同他父母让他娶的那个女子一样,企盼岁月安好,却不会为此做些什么。

????安闲与旁的女子最大的不同或许就是,她有一个很赚钱的安家。

????然而他从收到她寄来的第一份报纸开始,他就明白,这个比他小十多岁的小姑娘,与众不同。

????后来认识胡师蓝后,他对女性便更加的尊重。

????所以,女性很多时候并非是不能够获得别人的认可。

????你强大,那么无关乎你是男是女。

????蒋?觉得,自己下一本书,就写一个普通的女人,一个这个时代千万女人的缩影。

????如同他写过那个曾经那个玩伴,那个已经被社会同化成普通人的玩伴。

????章光之:“她要怎么做?”

????胡师蓝:“不知道,不过她的身份是秘密,所以今天的事,大家都当没有见过。丰泠你写诗就写诗,不要让人知道是她!”

????丰泠:“我有那么蠢吗?”

????蒋?:“你不蠢?”

????丰泠:“……”

????蒋?看着丰泠一脸郁闷,心里叹了一口气。

????他羡慕丰泠的“蠢”,因为这样他赋予了笔下的文字一种近乎残忍的天真。

????就像他曾经在国外看过的一本童话故事书。

????那里面的每个故事,在小朋友看来或许都是美好的。

????王子和公主在一起,被野兽囚禁姑娘最后被勇士解救,化成泡沫的美人鱼……

????这些故事,多么美好,美好到其中的残忍更让他心底发寒。

????而丰泠的文字,就是如此。

????他没有他那种天赋,故而他羡慕。

????章光之睿智的目光幽深,看不到边:“我觉得这位安小姐,恐怕要做一件大事。”虽然不知道她要做什么,章光之却有这种近乎迷信的直觉。

????胡师蓝:“不管如何,帮不到她就够了,别添乱。”

????丰泠有些生气的皱眉:“我会保护她的,她是我的缪斯!”他才不会伤害她。

????胡师蓝:“你有过多少缪斯,你都没数数吗?”

????丰泠说不出话了。

????但是他想说,不一样的,她不一样。

????丰泠回去后写道:

????你去,我人不走,心跟你走,

????你上哪一条大路,你放心走,

????你看那街灯一直亮到天边,

????你只消跟从这光明的直线!

????你先走,我站在此地望着你,

????放轻些脚步,别教灰土扬起……

????……

????丰泠写的《致小闲》的第一句话,带着青年人的满腔热情,由此落笔。

????此后经年,不曾落灰。

????*

????安闲上了车,看到坐在副驾驶的石淡有些惊讶。

????“石副将这是……是少将有什么要吩咐的吗?”

????石淡对她微笑,笑起来的时候左颊有个梨涡,看起来很无害,“是属下办事的时候路过这里,所以想要搭一趟顺风车,还请十三姨太别生气。”

????安闲眉目舒展,女子的婉约配上她这张看似小白的脸,说不出的柔弱:“怎么会。”

????石淡眸光微凝,鼻息有些热,夹了夹腿,转过身。

????他们不再说话,他们的身份本也不可能有什么共同的话题。

????到了府上,安闲下车,石淡没下,他还有地方要去。

????安闲却走到副驾驶的位置,微微弯腰,一张白皙美好的面容离得近了,更有一种惊心之感。

????“石副将,一路小心。”

????吐字如兰,温婉可人。

????车开走了,石淡才长出一口气。

????眸光逐渐深沉凌冽,少将福气太过了些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